版权所有   青岛陨石密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鲁ICP备17050920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青岛

公司新闻
行业新闻

李时珍与雷公墨

分类:
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
2018/06/21
【摘要】:
我国古代研究雷公墨,取得了开创性辉煌成就并一直处于引领世界潮流的地位。在唐代,涌现了初唐首开研究雷公墨先河的杰出药物学家陈藏器,盛唐命名“雷墨”的李肇、命名“雷公墨”的房千里,以及晚唐综合研究雷公墨的刘恂等灿烂群星,出现高潮迭起的经典成就。经宋代李昉、钱易、沈括等人承传播扬,在明代诞生了独树一帜、成就斐然的雷公墨研究杰出的人物——李时珍。可以说,在我国古代研究雷公墨的历史长河中,唐代与明代取得的成

我国古代研究雷公墨,取得了开创性辉煌成就并一直处于引领世界潮流的地位。在唐代,涌现了初唐首开研究雷公墨先河的杰出药物学家陈藏器,盛唐命名“雷墨”的李肇、命名“雷公墨”的房千里,以及晚唐综合研究雷公墨的刘恂等灿烂群星,出现高潮迭起的经典成就。经宋代李昉、钱易、沈括等人承传播扬,在明代诞生了独树一帜、成就斐然的雷公墨研究杰出的人物——李时珍。可以说,在我国古代研究雷公墨的历史长河中,唐代与明代取得的成果特别突出,形成了显著的双峰效应。

明代伟大药物学家李时珍一生致力于药物、医学研究,救死扶伤、功勋卓著,美名远扬。李时珍在全面梳理先贤研究雷公墨成果的基础上,承前启后,将雷公墨研究推向新的高峰。其主要成果,集中体现于1578年完成的举世闻名、百科全书式的190万字巨著《本草纲目》之中,兼有药物学、矿物学、天文学、史料学等研究成就。可以说,《本草纲目》也是研究雷公墨的小百科全书,取得了丰硕的创新成果。

一、系统梳理历代先贤对雷公墨研究的优秀成果。李时珍将初唐研究雷公墨鼻祖陈藏器的成果,大学者李肇、刘恂研究雷公墨著作,以及北宋科学家沈括的独到研究见解,兼收并蓄,荟萃于《本草纲目》一书,几乎将所有明代之前的开创性研究成果均囊括其中,形成洋洋大观之势,实属历史上第一人,为后人学习研究雷公墨提供了坚实基础。同时,实现挖潜与创新、研究与应用相结合,承传与发扬光大并重,相当难得。稍有遗憾的,是《本草纲目》中未列入房千里先贤的雷公墨研究成果。然而,对从陈藏器739年成书的《本草拾遗》算起,至1578年《本草纲目》出世,8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的雷公墨史料搜集整理,完全依靠手工等传统方法实施,其艰辛及困难程度,完全是今天难以想象的,更何况房千里的《投荒杂录》等著作较早佚散,仅有其中描述雷公墨等精彩部分内容被宋代《太平广记》收录而保存传世,搜集整理非常不易

二、广泛研究挖掘雷公墨的药用价值。在《本草纲目》巨著中,第四卷“百病主治药”、第十卷“石部”中以多条目描述雷公墨。一是在第四卷“百病主治药”中,第一药方,将“霹雳砧”与琥珀、方解石等矿物并列为主治“蛊毒”药物;第二药方,以“雷墨,并主惊痫,风痰热痰”,列为主治“惊痫”药物之一;第三药方,将“雷墨……贴脐炙之”列为主治“小儿惊痫” 药物之一。二是在第十卷“石部四”之中,接连列出“霹雳砧”、“雷墨”2个条目,对先贤记载同是主产于雷州半岛一带,分别以霹雳砧、雷墨等通俗称号的雷公墨,沿袭历史上的粗略分类,综合论述唐宋先贤对雷公墨的研究成果。李时珍在前人成果基础上,分别提出“刮末服,主瘵疾,杀劳虫,下蛊毒,止泄泻。置箱间,不生蛀虫。诸雷物佩之,安神定志,治惊邪之疾”、“小儿惊痫邪魅诸病,以桃符汤磨服即安 等见解,尝试以服用、佩带、藏放等方式使用雷公墨,以期达到安神、镇惊、辟邪、除痨、止泻、消毒、驱虫等医疗药用目的

三、提出系列新命名及深入玉石学研究。雷公墨的命名,历经陈藏器称之为霹雳针、霹雳屑,李肇称之为雷墨,房千里称之为雷公墨,刘恂称之为霹雳楔,以及沈括称之为雷斧、雷楔。几经长期演变之后,雷公墨在唐宋时期已有7个名称。在明代,经李时珍的整理挖掘相关古籍以及创新,《本草纲目》中又新增了霹雳砧、霹雳斧,以及雷珠、雷锤、雷钻、雷环共6个名称,相当于前人所创建名称总数。他对板块形、刀斧形、圆珠形、锤形、锥形、环形等雷公墨样品进行形象的命名,真实反映了雷公墨形状多变、千姿百态、造型奇特、耐人玩赏等产出形态特征。其中,霹雳砧—大饼形雷公墨,雷珠—珠形雷公墨,霹雳斧—楔形雷公墨,雷钻—长锥形雷公墨等形状样品,属至今常见的完全熔融液滴状类型,而环形雷公墨目前仅见于澳大利亚的纽扣形样本的环形部分。同时,在陈藏器“至硬如玉”等描述基础上,李时珍以雷环如玉环,乃雷神所佩遗落者;雷珠乃神龙所含遗下者,夜光满室”,“诸雷物佩之,安神定志,治惊邪之疾”等研究,丰富了雷公墨的玉石学特征、起源等认识,特别是充实了雷公墨的装饰佩带保健功能、美学观赏价值研究。

四、首创雷公墨陨石成因研究。对雷公墨的成因研究,可追溯至初唐时期,陈藏器在《本草拾遗》以“霹雳针”、“霹雳屑”命名雷公墨,以及“因雷震后得者”、“或言是人间石造,纳与天曹,不知事实”等描述,首先提出雷公墨成因雷击说的初步假想。沈括也提出了类似雷击说的假想。李时珍则在《本草纲目》“霹雳砧”条目中描述“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如星陨为石。则雨金石、雨粟麦、雨毛血及诸异物者,亦在地成形者乎?必太虚中有神物使然也”,描述形象生动,淋漓尽致,进行想像、假设及类比、推理等研究。认为雷公墨如陨星、铁陨石一样,同为太空所坠落的陨石,形成过程中形状变化多端;创造性提出雷公墨的陨石属性、陨石成因假想。此举,实属伟大突破,弥足珍贵!当然,受16世纪科技水平的限制,由于当时太多自然现象缺乏科学理论支持而一时难以明确解释,导致他发出“鬼神之道幽微,诚不可究极”等无尽感叹。面对雷公墨纯属鬼斧神工、天设地造、形态万千的大自然产物,也许李时珍当时已意识到雷公墨成因的深奥难解,后世将为此长期争论不休。至少,他是在对后人加强雷公墨陨石说研究发出了强烈而震撼的呼唤和感召。李时珍雷公墨陨石说的大胆假想,比西方科学家徐士(F.E.Sues)在1900年才提出类似玻璃陨石学说,要早出320多年。其实,雷公墨的陨石成因说,在我国具有相当厚实的民间基础。如目前广东西部、广西南部、海南北部等地,广大百姓非常普遍将雷公墨称为星石、天星石,天星屎、星屎等(另有雷公石、雷公屎等叫法),以通俗而形象的名称,朴素而坚定地将雷公墨与天外来客——陨石紧密联想在一起。